欢迎刘氏宗亲
我们都是一家人

刘易争儿:赤峰桥刘氏易氏争儿

刘凤诰得中探花,早有邸报发至萍乡县府,整个萍乡为之震动。消息传到刘凤诰的家乡赤山,赤山桥石观前,石观背刘易两姓就为刘凤诰姓刘姓易争执起来。原来刘凤诰母亲是二嫁女,第一个丈夫姓易,得不治之症死了,为生活所逼,后改嫁到石观前刘家,不久就生下凤诰。当时大户人家讲究从一而终,但农村小户人家却不过分计较。不过改嫁毕竟不是美事,所以她生下凤诰后,并没有将真相告诉凤诰。凤诰这伢仔生下来就细皮嫩肉,聪明伶俐,刘家上下都非常喜欢。刘家精心抚养他,长到六七岁时又省吃俭用,供他读书。所以刘凤诰一直认为自己是刘家的嫡传子孙。这天,他和乾隆等四人离开武功山,坐着小轿,往赤山桥而来。刚到赤山桥,就看见桥上有两群人,正在指手划脚,相互叫骂。

天下一刘


刘凤诰便叫停轿。刚刚走出轿来,这两群人便停止叫骂,一齐挤上前来,围住刘凤诰,乱纷纷说个不休。刘凤诰抬头望见刘氏家族里有一个白须飘飘的老者,便分开人群,走到他跟前,跪了下去,说:“孙儿凤诰拜见公公。孙儿能有今日,全赖祖宗保佑。”老者颔首微笑,说:“凤伢仔呀,今天祠堂里摆了几十桌酒席,就等你去拜祖、开席哩!”说罢牵了刘凤诰的手要走。
却见易氏家族里走出一个瘦高老者,高声叫道:“探花郎且慢走!”刘凤诰便站住了,认得是易氏族长,便走过去行了一个礼说:“易公公安好!”那易公公点点头,说:“这伢仔知书达理,有希望!有希望。”正说着,从石观背飞也似抬来一顶小轿,来到人群前即便停住。易公公赶上两步,掀开轿门,说:“探花郎,请看这人是谁?”
刘凤诰抬头一看,见这妇人竟是生他养他的娘亲,不禁心中大恸,鼻子一酸,奔上前去,喊一声:“娘──”便泪如雨下,跪倒在母亲面前。
她母亲连忙扶起儿子,一把搂在怀里,也嘤嘤哭泣起来。人就是这样,当悲痛袭来之时,悲从心中来,泪水满眼眶;当大喜从天而降之时,也会喜极而泣。那时候刘凤诰求学,去省城乡试,三年后再去京城会试,最后又要殿试,然后皇上又留在身边不让回来,现在算来,已有整整五年不见儿子。做娘的盼儿子,那份心情,是只有做母亲的才可理解。她天天盼儿归,盼得心力交瘁。今天突然见儿子进士及第荣归故里,那份惊喜交集的激动心情,当真是无法形容。
人们见他们母子俩哭得真切,便都静了下来。待他们母子尽情地哭了一阵之后,那瘦高老者才说:“探花郎呀,你今天荣归故里,我们易氏全族也感到荣光。其中根由,还是请你母亲说吧。”原来易氏家族听说刘凤诰中了探花,这才记起,这伢仔的血脉本是易家的。但这伢仔二十几年来都是由刘家抚养,况且又姓了刘,要刘凤诰改姓易,恐怕难以做到。但将根本水源告诉他,让他知道血管里流的血是易氏的。凭血脉之亲,或许能让他认祖归宗。正因为存着这线希望,易氏族长便将凤诰的母亲请了回去,热情款待之后,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求她将实情告诉她儿子。至于认不认易氏祖宗,那就只凭刘凤诰的良心了。
刘凤诰之母心地善良,见易氏上上下下、老老少少都有哀求之意,顿时心软,便点头答应愿将事实真相告诉凤诰。今天,当易氏族长要她告诉刘凤诰实情时,便将凤诰拉到一边,悄悄将实情一五一十说了出来。刘凤诰听完娘的一席话,顿时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乾隆、木隆尔和纳兰水秀见刘凤诰被一群人围着,叽叽喳喳吵个不休,不禁大奇,便也走下轿来,寻问根由。刘凤诰将乾隆帝请到一边,扼要向皇上禀报了自己的身世,然后两眼望着乾隆,希望乾隆帮他拿个主意。乾隆便问:“那易家对你可好?”刘凤诰忽然想起小时候,易家族长经常拿一些米古、糖果给自己吃,便连连点头。乾隆捻须微笑,说:“金先生,我来出一个上联,你对下联如何?”刘凤诰道:“全凭乾老爷作主。”乾隆便念上联道:
“金门、牧丞,皆为凤诰。”
刘凤诰何等聪明?一听上联,即明圣意,立即大声说:
“刘祖、易祖,都是吾祖。”
众人一听,欢声雷动。于是两族人合为一处,浩浩荡荡,拥着刘凤诰和乾隆等人来到石观前刘家。刘凤诰安顿好乾隆等人后,先到刘氏宗祠拜祭了刘氏祖宗;然后又到易氏祠堂拜祭易氏祖宗,最后两姓人家都大摆宴席。晚宴后,两大祠堂前锣鼓咚咚锵锵响了起来,准备唱大戏。乾隆喜欢看戏,刘凤诰便安排他们坐在中间最好的位置上。
萍乡风俗:戏台两边要贴大红对联。刘氏族人早已准备好了笔纸墨砚,请刘凤诰写对子。这时人越来越多,有人便叫:“要演戏了,快来看戏啦──”刘凤诰便挥笔写出上联:
“快来快来,忙里偷闲观古戏。”
这时人愈来愈多,愈来愈挤,有人叫道:“莫挤!莫挤!”刘凤诰一听,又挥笔写出下联:“莫挤莫挤,闹中求静听曲文。”
刘氏族人轰然叫好!易氏族长便说:“凤诰呀,咱们易家戏台也要请你写副对联。刘凤诰点头称是。于是易族人群拥着刘凤诰,来到戏台前,正巧那边有家铁匠铺,炉火烧得通红,两个铁匠在打铁。刘凤诰略一沉思,便又挥笔写下诗联:
铁锤是铁,铁砧是铁;铁锤打铁砧,却是铁打铁;
唱戏是人,看戏是人,台下看台上,还是人看人。
看到这幅对联,人们被刘凤诰幽默、活泼、形象生动的笔调逗引得捧腹大笑。于是,演戏开始,两族人家都兴高彩烈看戏,一直闹到三更才散。

赞(1)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刘氏族谱 » 刘易争儿:赤峰桥刘氏易氏争儿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有用就打赏赞助一下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