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刘氏宗亲
我们都是一家人

刘诚

刘诚
性别: 男
朝代: 近代
出卒年: 1880-1914
籍贯: 湖南辰溪
学科类型: 政治、法律
湖南辰溪县石马湾村人,字实真,派名际云,又名崇勋,号少荃。1880年生于一书香之家。母亲早逝,父亲刘瑞东为清朝廪生,擅弄笔墨,著有《醒世小室集》、《菊叟诗稿》四卷。

刘氏


刘诚自幼聪颖异常,其父对他期望甚高,管教亦严。自6岁起,便日从本地武秀才刘景通习练拳棒,夜随父亲挑灯苦读。十年如一日,“从不以嬉游妨其学,不以高难懈其心。”长大后,他性格豪爽,身材魁伟,文武兼资。
1905年同盟会成立后,反清浪潮日益高涨。素怀报国之志的刘诚与本县同盟会员刘祥武结识,得闻“种族大义”,产生武装反清思想。为施展其抱负,他毅然离乡背井,来到长沙,加入同盟会。随后奉命投身于新军第四十九标,隶属标统黄鸾鸣部下,在军队中暗中进行革命宣传活动。由于他在军事训练中勤学苦练,深得上司赏识,结业时被任命为正目,随后又提升为管带。刘诚平时对部下温和有礼,爱护备至。遇有危难之事,他总是挺身而出,不计得失。若士兵犯错,则耐心教育。他利用一切机会,对士兵反复讲解国民革命的道理,其中许多人深受感化,转而走上民主革命道路。
1911年武昌首义,旗开得胜。10月22日,长沙光复。湖南军政府成立后,决定派出军队支援湖北军政府。新军第四十九标被编为湘军第一协,首批援鄂,刘诚所在营被任命为先锋队。出师前,革命党首领集合刘营全体官兵约五百人,再三训勉。刘诚热血沸腾,赋诗言志:“横刀跃马出湘关,志不遂兮不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男儿到处有青山。”其反清革命志向之坚定,于此可见一斑。
10月28日,标统王隆中率领援鄂军自长沙西门码头誓师出发,焦达峰、陈作新等数百人至湘江河畔欢送。当日,黄兴抵达武昌。11月2日,黄兴被举为战时总司令,军心大振。4日,王隆中部顺利到达武昌。刘诚率所部勇猛当先,渡江挺进汉阳城。由于敌军装备粮良,训练有素,敌我力量对比悬殊,刘诚进攻汉阳失利,当大批敌军蜂拥而上,与民军激烈交锋时,刘诚率领所部拼命抵抗,血战多时,几乎全军覆没。刘诚在酣战中也多处受伤,血肉模糊,只得藏身于死难者尸身下,直至天黑,才缓缓爬出战场,为当地人所救,渡江送回武昌。
未久,刘诚回长沙养伤。抱病在床,每念及汉阳战役惨败时,他不由悲痛难禁,黔然泣下。南北议和告成后,刘诚以为天下从此太平,便力请辞官告退。此后,他联合黄子皋创办民团教练总局,自任训育主任,以培养军事人才。黄子皋曾为刘诚的老师,二人关系密切,“相处如左右手”,黄钦佩刘诚的文韬武略,赠匾称颂他为“戎马书生”。1912年初,黄子皋以湖南军务司名义赴京办事,请刘诚随行。1913年3月,“宋案”发生,举国震怒。刘诚气愤异常,回湘与文经纬、陈克亮等革命党人组织尚武体育学校,自任史地、体育、军事教员,以积蓄革命力量,伺机再起。1913年7月12日,江西都督李烈钧在江西湖口宣布独立,首举反袁义旗,“二次革命”爆发。李烈钧急电刘诚,催其速赴战场,刘当即回复:“虽赴汤蹈火,大义不容辞耳!”临行前,他辞别家人,慨然作诗言志:“投笔襟怀未肯休,漫叫呼马与呼牛,风尘岂老英雄志,客邸谁怜壮士愁。千里乡关劳梦想,十年身世几沉浮,天涯毕竟孰知己,长笛一声月半钩。”随后,“奔粤走沪临皖入赣,参加九江、湖口之役。
“二次革命”失败后,刘诚由赣返湘,联合秦庭玉、李鸿锷等人,以尚武体育学校为秘密机关,以图再起。是时,袁世凯派其亲信汤芗铭督湘。汤在湖南湖南遍布侦探,捕杀革命党人。反袁倒汤成为革命要务,湖南革命党人斟酌再三,决定派刘诚执行刺汤任务。刘诚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他欣然从命。经几次侦察,发现汤府戒备森严,难于得手,于是决定铤而走险。一日深夜,刘诚负剑直入汤芗铭卧室。刹时,府内警笛长鸣,灯火通明,“捉刺客”之声不绝于耳,30余名士兵持械将刘诚团团围住,刘诚以一敌众,拼杀一阵,退至墙角处,纵身一跃,从窗户处逃逸。
刘诚的处境万分危险,他只得赴鄂暂避,以免不测。刘诚抵鄂后,不幸染上天花,一个多月后病愈,却变得满脸斑麻,面目全非,为故友所不识。感伤之余,忽意识到此面貌正能助其避祸,执行刺汤任务,随即收拾行囊,前往柳州,寻求革命势力。一路上,他以卖字为生,风餐露宿,尝尽艰辛,终于访得该地旧友,共商革命大计。反袁驱汤计划商定后,刘诚速返长沙,与党人刘国春、李钺、吴明中等接洽。1914年6月,刘国春、李钺等领导民主社成员于湘潭太和客栈制造炸药,机密为汤芗铭侦悉,数十人被捕,两百余人受株连。刘诚亦遭通缉,被迫至醴陵避难。不料,其行踪被汤芗铭的一爪牙查知,汤旋即派兵丁将他逮捕入狱。
被捕后,法官见他一脸斑麻,丑陋不堪,不似原来画像,故不敢妄加断案,将他暂禁陆军监狱。不幸的是,与刘诚同监房的陶继侃阴险狡诈,为邀功请赏,使自己早日出狱,他自称为革命党人,骗取刘诚的信任,刘诚竟将真情一一吐露。陶继侃取得证据后,火速上报,指证狱中人系有“杀人刘蛮子”、“金刀铁汉”之盛称的刘诚。汤芗铭得此消息后命法官对刘诚严刑逼供。刘诚受尽凌辱,仍坚不吐实。汤芗铭遂命狱吏先将刘诚的衣服剥光,赤身裸体绑在一架铁床上,并用炭火烧烘铁床。当铁床通红时,只见刘的身躯频频颤动,吱吱作响,血肉横飞,惨不忍睹。而刘诚仍咬紧牙关,坚贞不屈,表现出革命者大无畏的英雄气概。
汤芗铭对刘诚机关用尽,仍无所获,恼羞成怒之下,下令将他在长沙北门外处斩。就义之时,刘诚毫无惧色,作绝命词曰:“临刑无多语,惟我父切勿告知,是伟人亦是孝子,毕命在共和;倘同志不图再起,哀西南,尤哀国民。”其拳赤子之心,深深爱国之情,实令人感极而泣下。
刘诚遇害的消息传来,众亲友悲不自禁。其空人速至长沙将他的遗体运回故里,安葬于石马庵堂坡之南。黄子皋悲痛不已,写下一幅挽联致祭:“夙抱扶汉襟期,别我后,由湘入鄂,成功归田,何至失身逆贼;急复共和世界,恸君前,走粤奔沪,图汤革袁,竟作死义伟人。”

赞(1)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刘氏族谱 » 刘诚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有用就打赏赞助一下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