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刘氏宗亲
我们都是一家人

刘嵩衡

刘嵩衡
性别: 男
朝代: 近代
出卒年: 1885-1913
籍贯: 湖南衡阳
学科类型: 政治、法律
1885年生,湖南衡阳县石口乡渣坪村人,号炉纯,名性和。系刘道衡之胞兄。

梅州刘氏古墓


1906年夏,同盟会本部派遣刘道一等人回国返湘,策动反清武装起义。刘道一回长沙途次,约集同志38人在长沙水陆洲附近一只船上秘密聚会,决定在江西萍乡、湖南浏阳、醴陵等地发动起义。刘嵩衡参加了这次会议。根据会议分工,蒋翊武、成邦杰、易本羲等人负运动新军责任;刘嵩衡与彭邦栋、刘重、龚春台等人“分任联络防营,部署会党,一俟军队运动成熟,纸头于十二月底清吏封印时举事。”萍浏醴起义失败后,刘嵩衡逃亡日本,入岩他铁道学校学习。由于他在日本积极参加革命实践活动,被吸收为同盟会会员。
刘嵩衡在日本留学期间,适逢国内的保路运动如火如荼开展之际。先是,1898年,清驻美公使伍廷芳同美国合兴公司签订了《粤汉铁路借款草合同》,由该公司借款400万英镑,承建粤汉铁路。1900年,盛宣怀与合兴公司议定《续订粤汉铁路借款合同》,借款增至4000万美元。但因该公司奖金缺乏,暗中将股票转卖给比利时万国东方公司。这种违约之举,激起了湘、鄂、粤三省人民的强烈不满,触发了“废约争路斗争”。1905年,爆发了全国规模的抵制美货运动,面对中国人民反美情绪的普遍高涨,美商被迫同意“赎路”。8月,清廷以675万美元的高价将粤汉铁路“赎回”自办;但是,各帝国主义国家并不甘心。1909年3月,德国德华银行与督办粤汉、川汉铁路大臣张之洞签订了《中德湖广铁路借款草约》,清廷向德华银行借款300万英镑。但遭到英国反对,法国也要求加入,6月6日,清廷同德、英、法三国重订《湖广铁路借款合同》,向英、德、法借款550万英镑;美国则要求“利益均沾”。于是,清廷与美、英、德、法“四国银行团”借款总额增加到600万英镑,这项借款由于中国人民特别是湘、鄂、粤三省人民的反对,一直拖到1911年5月20日才正式签约。
清政府从美国合兴公司高价“赎回”的粤汉铁路路权又重新出卖给列强,致使群情激愤,湖南留日学生立即成立了“湖南留东同乡会”、“留东湖南铁路研究社”、“留东湖南同乡会铁道部”等拒债保路团体。刘嵩衡等人便是这些团体的主要组织者和领导者。
1909年8月,刘嵩衡等人发起创办《湘路警钟》杂志,其宗旨“专以救济路权,监督路政为目的。”该杂志犹如“暮鼓晨钟”,以作“不平之鸣,冀为国人之一警”。“输入内地,专以送人,不作卖品,盖尽国民之天职。与营业者有殊。”栏目分为图画、通议、刍言、白话、丛录、纪实等六种。其中纪实栏署名铸铁发表的《湘路纪事》约上该杂志一半的篇幅,按时间先后叙述,并加按语评论,颇具史料价值。通议栏中所发表的《警告湘父老书》、《敬告吾湘同胞》等文章,大声疾呼:“湖南者,吾数百年祖宗丘墓之地也;湘路者,吾二千万人生命财产所托也。外债借,湘路去,湖南亡,而中国殆也。”号召湖南人民不仅要反对外国侵略者,而且还要和清政府及出卖路权的地方官绅作斗争。《湘路警钟》出版第一期后,因日本政府干涉而改名《湘路危言》在上海发行,“专以救济路权、监督路政、研究路事为目的”。其宗旨仍然没有改变。
1910年1月28日,刘嵩衡以“湖南留东同乡会会长”的名义向湖南集股会同仁发出公函,表示愿意在日本募集股金,以表爱国之忱。公函云:
“集股会诸公大鉴:粤汉路事,已有生机,废约消息,揭于各报。嗣后变局,虽难预料,然不能不视此为诸公热心路政之大效果也。同人当比,欢舞奚如,刻下要著,在竭力招股,此间同人,激于桑梓之义,愿入股者颇众。前已召集本省全体大会,筹议招股事宜,期为泰山一粒之助,随复磋商数次,决议谓须待贵会有公函及收条寄到各人,即可入股。计本省招齐后,再及全国学界,然非贵会宣刊各报,声明以留东同乡会暂为湘路代招股所,恐有碍实行。乞诸公速将股标收条掷下,俾得先招股金,当逐期报告,按数汇寄,并切实示招外省股事办法,但以严禁洋股为第一要议,即当照行。虽溪流不足以盈渊海,然当湘路需股最急之秋,亦云同人等眷怀故土之区区所不能已耳!可否进行,速乞敬示,各项工作监督财政一节,实为中国最危机之问题,闻内地情形汹涌,究宜以何法抵制,诸公急宜为国民提倡也。留东学界已开全体大会,组成总机关,是日大会报告书寄上数份,敬乞察收,匆匆不备,余容再续。湖南留东同乡会刘刘嵩衡顿首。”
刘嵩衡的来函,对当时国内保路运动的发展起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1910年秋,刘嵩衡由日本归国,途经上海、武汉、长沙等地,沿途集会演说,力主反对粤汉铁路借款,抨击清廷,不遗余力。至是年底才回到衡阳,嗣在江南会馆创立“湖南铁路协会”,多次印发《警告湘父老书》、《敬告吾湘同胞》、《敬告湘人》等文章,号召各界爱国人士联合起来,积极投入拒款保路斗争。并在南路商业学堂设立同盟会秘密机关,暗中从事反清革命活动。
1911年夏初,“湖南铁路协会”被当局查封,刘嵩衡逃往长沙,匿居富训商业学校。5月13日,湖南绅商各团体刊发传单,略谓粤汉干咱为全省命脉所关,借债筑路,湘人生命财产均操外人之手,后患何堪设想,特请各界于次日在教育总会召开全体大会,以谋抵制。刘嵩衡与洪荣圻等人积极参与组织谋划。14日,湖南各团体10000余人在长沙教育总会集会,反对举借外债,当场议定保路办法15条。16日,湘路公司长株铁路段工人停工进城,号召“商须罢市,学须停课,一般人民须抗租税。”绅、学、商、民各界人士前往抚署请愿意,斗争一直延续到6月8日,在湖南掀起了保路运动高潮。
是年7月3日,中国同盟会中部总会在上海成立,以“推覆清政府,建设民主的立宪政体”为宗旨,全力推进长江流域的革命运动。并在湘、鄂两省设立分部,相约定期举义,湖南方面由焦达峰负责,分中、西、南三路进行组只发动,刘嵩衡负责南路发动事宜。起义前,他担任联络陆军小学堂学生和新军的工作。并草拟《讨虏檄文》和《革命政府组织法》。10月22日,湖南光复,新任都督焦达峰委刘嵩衡为南路招讨使,南路各属的革命风潮亦因此而高涨。10月31日,留日士官生梅馨率叛军将湖南正、副都督焦达峰、陈作新杀害,谭延闿继任都督;谭借故将刘嵩衡撤职,南路招讨使改由其僚属接任,刘嵩衡被迫出走武汉。汉阳失守后,刘嵩衡集合原陆军小学学生东下,驻南京蚕桑学校,准备扩军北伐,后以南北和议告成作罢。
袁世凯上台后,谭延闿通电拥袁。袁世凯于1912年7月12日正式任命谭延闿为湖南都督。袁、谭等人的所作所为,使刘嵩衡深感失望和不满,他返回湖南,即与魏伯益、彭天浩等人筹划推翻谭延闿政权。
“二次革命”爆发后,谭延闿心存观望。为推动革命事业向前发展,刘嵩衡在长沙集结党人组成“公民会”;稍后,该会与邹代藩等人组织的“外府联合会”、周召南等人组织的“公民团”,联合成立“湖南公民联合会”。参加者除刘嵩衡外,还有柳聘农、陈方度、何陶、伍任钧、邹代藩、周召南、刘重等人。他们于1913年5月15日在教育会召开“群众临时大会”,大会宣言指斥袁世凯“违背约法,破坏共和”,主张彻底调查“宋案”,宣布湖南独立。宣言同时指出,如果谭延闿敢于违背群众意愿,将予以“相当之对待”。谭氏玩弄两面派手法,当时有电云:“湖南宣布独立,水到渠成,延闿不任其咎;湖南取消独立,瓜熟蒂落,延闿不居其功。”故其在革命形势推动之下,于1913年7月25日宣布湖南独立;当全国各地讨袁军处于劣势之时,谭氏遂于8月13日宣布取消独立,捕杀革命党人。刘嵩衡志不稍挫,仍策划以“湖南公民联合会”名义,召开群众大会,宣布重组独立之政府;并联络小吴门外军队一营,组织武装起义,准备进城驱逐谭延闿,不幸因先期事泄而流产。9月6日,刘嵩衡、魏伯益、彭天浩三人同时被捕,诬以“独立期间,收购枪支,图谋不轨”的罪名被枪杀,年仅28岁。刘嵩衡等人联络的军队于三人被害之次日仓促起义,亦被谭延闿镇压。刘嵩衡作为同盟会员,他较早警觉帝国主义经济侵略给中华民族带来的严重危害,因而自保路运动开展以来,无役不与。他创办杂志、撰写文章、组织集会、发表演讲、直至发动武装起义、最后慷慨捐躯。他一生还著有《外债问题》等书。他的遇害,是湖南革命事业的重大损失。

赞(3)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刘氏族谱 » 刘嵩衡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有用就打赏赞助一下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