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刘氏宗亲
我们都是一家人

刘芝德

刘芝德
性别: 男
朝代: 近代
出卒年: 1875-1920
籍贯: 湖南长沙县黄花市张家冲
学科类型: 政治、法律
1875年6月21日出生于湖南长沙县黄花市张家冲一耕读人家,“字大禧,家道小康”。父亲刘楚卿,年近而立时因病逝世。自8岁起,刘芝德家境渐贫,母亲因无力单独撑持门户,遂改嫁至省城。继父王某,是长沙城八角亭介昌绸缎庄的老板,他遂承担起抚养刘芝德及其弟妹的责任,送刘芝德入私塾就读。刘芝德深知这一读书机会来之不易,格外勤奋好学。然好景不长,继父因生意亏损,不愿再资助其学业。刘芝德只好辍学在家劳作,以减轻其家庭负担。

刘氏宗亲宗庙巡陵祭


1890年,年仅15岁的刘芝备遵从母命,娶11岁的陈德义为童养媳。次年,长大成人的刘芝德因“不甘寄人篱下,遂归故里,独立门户。”然而,官府敲骨吸髓般的压榨,使农村经济萧条,农民生活每况愈下。刘芝德忧愤焦灼,开始思考改变农民悲惨命运的良方。是年冬,他离别幼妻,复返省城。为谋生,他设法入北门正街颇有名望的义昌祥成衣店当学徒。未久,就以吃苦耐劳、聪明能干的品行赢得店主的信赖,旋被升作赤店铺采购。数年后,店主因年事已高,便将店铺业务全部交给刘芝德打理。刘芝德先后承接了缝帛明备中学校报和湖南省陆军总队军服两大业务,将店铺经营得红红火火。
在与众多不同身份客户的接触中,刘芝德进一步体验到清廷政治黑暗和社会的贫富不均,反清革命思想渐次萌生。随着革命形势的发展,黄兴向刘芝德提议拓展成衣店规模,认为不仅可以增加利润,还可以此为革命据点。刘芝千听取其建议,将义昌祥成衣店改名为湖南省被服厂,自任总办,其生产更加兴隆。从此,被服厂成为湖南革命党人的秘密联络点。
未久,刘芝德又将其妻陈德义接到城内,以协助他开展革命活动。陈德义贤淑质朴、思想开通、深明大义,她热忱支持丈夫的革命事业,经常随刘芝德外出应酬,往返于武汉、上海、南京、北京等地,不仅结训了女革命家何香凝,并引之为楷模;她还通过宴会交际,攀交官府眷属,借游山玩水、玩牌闲谈之机,探得官府消息,及时告知刘芝德,以便他应付复杂多变的形势。
1904年,刘芝德加入华兴会,担任秘密联络员。他踌躇满志,常以业务往来作为掩护,为革命多方奔走。翌年,他被派往日本。后来,他在日本加入了中国同盟会。
为适应湖南革命形势发展需要,1906年夏,应黄兴之命,禹之谟会同刘芝德、黄龙中、梅植根等人,组建同盟会湖南分会。禹之谟任分会会长,刘芝德则负责联络工作。
1911年,武昌首义取得胜利,消息传至长沙,革命党人喜出望外。10月14日,由陈作新邀集包括立宪派在内的各界代表,召开紧急会议,讲座首应湖北革命事宜。会上,成立了以焦达峰、陈作新为首的湖南同盟会战时统筹部,决定于10月20日举事。因刘芝德一直承帛抚署卫队服装,能自由进出巡抚衙门,且认识的卫队兵目很多,陈作新便推定他运动抚院兵目,同时负责缝制起义军的军服和肩布。因暴动条件不成熟,起义一再延期。10月22日,长沙亲挥宣布起义,各路义军相互配合,长沙很快光复。次日,焦达峰、陈作新在巡抚衙门就任中华民国湖南军政府正、副都督,刘芝德被任命为都督府顾问、湖南陆军被服厂总办。
湖南军政府成立后,立即颁布安民告示。为进一步安抚民心、稳定社会秩序,刘芝德带领大批人员,走街穿巷,到处宣传建立民国的好处,同时广泛发动群众拥护新政府、踊跃报名参军。长沙街头彩旗飘扬,鞭炮齐鸣,热闹非凡。
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后,各省纷纷为革命烈士举行追悼活动。湖南军政府将此事委刘芝德负责,刘欣然应命。刘芝德被推为祠董,将烈士祠地点筹建工作。随后,他以严肃认真的态度主持其事,将烈士祠地点定于长沙北正街,并请人铸造焦达峰、陈作新铜像,以集烈士遗像。在建祠过程中,刘芝德把自己的相片也悬挂于其他烈士遗像旁,在场者认为此举不妥,刘芝德爽朗应答:“这是一条光荣的路,我们革命党人迟早要走的,只是先后的问题啊!”
袁世凯上台后,妄图复辟帝帛。各省革命党人展开反袁活动。刘芝德早已对袁世凯的暴戾恣睢忍无可忍,他积极参加湖南反袁组织“公民联合会”,严词声讨袁世凯。
汤芗铭督渣后,为虎作伥,在湖南疯狂执行恐怖政策,平民百姓也无辜被戮。刘芝德忍怒含痛,只身赴郴州投奔程潜部队,开展反袁驱汤运动鞋。程潜对刘芝德十分器重,任命他为第二支队司令。在军营里,刘芝德凡事身体力行,与士兵相处融洽,将革命工作开展得井井有条。
1915年,袁世凯与日本签订祸国殃民的“二十一条”,为复辟帝帛寻找倚靠。全国掀起反袁怒潮,革命党人加紧行动。因刘芝德见多识广,交际能力强,程潜派他奔走各地,秘密联络反袁力量。刘芝德因公忘私,为筹集革命经费,不惜将被服厂典押,并说服妻子变卖金银首饰,资助反袁大业。他往反于云、贵及两广诸省,联络反袁力量,开展武装讨袁活动。
袁世凯死后,国内军阀混战不休,段祺瑞夺得北京政权,实行独裁统治。湖南以其地理位置重要,成为各派军阀争夺的焦点。1918年张敬尧抢得湖南督军要职,巧取豪夺,残害百姓,人们骂之为“张毒”。刘芝德又积极投身于湖南驱张斗争。他在郴州整编队伍,并秘密往来长沙、郴州间,策划反攻。
为扩充兵力,刘芝备潜回老家黄花市一带,运动进步士绅李树云、胡伯良等人,以办团防局为掩护,招募散兵游勇,收缴枪支器械。很快就招得600余名兵员,获取数十条枪支。由于张敬尧防范严密,加以刘芝德所部粮饷困难,士兵意志动摇。危急关头,刘芝德与妻子商妥,毅然将自家房屋和田产变卖,以充军饷。些举使士兵深受感动,士气高涨。但因起兵时机尚未成熟,刘芝德决定暂时遣散部众。此时其行踪已经暴露,他被迫将机密文件和个人军服、肩布及领章转托随员收藏,化装潜逃。
尽管长沙城内反动势力猖獗,但刘芝德并未停止革命的步伐,他早已置个人生死于芳外,频频奔走于郴州、长沙等地,与其他党人联络,共商倒张之策。他计划先回老家召集旧部并转移至郴州会师,再与广东方面军配合,共同举义。策略既定,他立即潜回老家。症状安排后,化装成一卖菜农民,绕道?梨至株洲,再改扮成商人去郴州部署反攻事宜。不料被叛徒黄岸九、刘石渠告密。张敬尧早已视刘芝德为眼中钉,获此情报后狂喜不已,遂诱逼囚禁已久的刘芝德部下涂汝南第十余人联名致信刘芝德,声称只要他出面与张敬尧商谈,众人则保释出狱。刘芝德爱护同志心切,不识其诈,遂化装为士绅赴约,不幸被捕入狱。
刘芝德被监禁后,革命党人展开紧急营救工作,虽经多方斡旋,却收效甚微。刘芝德在狱中受尽酷刑,遍体鳞伤,但始终不曾屈服于张敬尧的淫威。1920年,国民党革命军大举反攻,张敬尧兵败北退,在撤离长沙前的4月22日,将刘芝德、彭国钧等人杀害,并悬首示众3天。得此噩耗,陈德义痛彻肺腑,含悲将刘芝德的遗体运回老家,安葬于长沙县黄花市池子墈上祖山其父墓侧。
刘芝德牺牲后,经程潜申请,国民政府下令将刘芝德经营的部分田地和房地产拨还给陈德义,作为抚恤。解放战争胜利后,程潜出任湖南省政府主席,他不忘先烈功绩,授予陈德义烈属称号,给予她多方照顾。说芝德倾其所有乃至个人生命,贡献于中国革命事业,无怨无悔,他的英雄业绩将永远成为我们振兴中华、振兴湖南的精神动力。

赞(1)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刘氏族谱 » 刘芝德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有用就打赏赞助一下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