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刘氏宗亲
我们都是一家人

刘师培与暗杀王之春案

1904年秋轰动上海滩的暗杀王之春案,历来多指为万福华所为。笔者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研究刘师培,苦心搜集相关资料,始知这一事件的策划人为刘师培与林獬,万福华不过系枪手之一。暗杀未遂,万福华被捕,刘师培被拘,长沙起义失败后逃避上海的华兴会领导人黄兴、张继等10余人亦无意中被牵连入狱,更使事件轰动一时。现据有关史料述其大概轮廓,望学界同仁进一步搜集资料,最终揭示其全部情形。

北京太庙


刘师培(1884—1919),江苏扬州人,字申叔。1903年夏,在上海投身拒俄运动。《苏报》案发生后,他在险恶的环境中继续坚持斗争,与蔡元培创办《俄事警闻》。1904年初,《俄事警闻》更名《警钟日报》,成立“争存会”。刘师培是两家刊物的主要撰稿人之一,并为《警钟日报》最后一任主笔。同年,他加入了革命志士发起组织的暗杀团和光复会。
1902年春,广西曾爆发大规模的会党起事。1903年,起义军逼近省城桂林,清政府一筹莫展。4月,报界盛传,广西巡抚王之春借法国驻越南军队平乱并向亨达利洋行筹借巨款,允诺以广西全省筑路权、开矿权为回报。正在酝酿拒俄的国人顿时被激怒,日本东京的中国留学生和上海的绅商学界,率先起来声讨王之春,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拒法运动。清政府被迫将王之春革职。1904年,在拒俄运动的高潮中,又传来了王之春为俄国夺取粤汉路权奔走效劳的消息,更激起了革命志士对王之春的切齿痛恨。
中国教育会是上海拒法运动的发起者和中坚力量。《警钟日报》发刊以后,密切关注广西会党活动,为此在广西设立调查机构,对其活动情况进行详尽的调查。认为广西会党的壮大、活跃,对于中国的存亡、对于中国民族主义的涨缩关系尤重且大。11月,在得到了王之春勾结俄国的消息以后,争存会立即召开会员大会,决议将争存会暂时更名为“反对联俄会”,在《警钟日报》发布广告,刊登社说,揭露王之春的阴谋:
同人以近日政府又议联俄,而在沪某革抚又日向某领事密谋运动,事机危逼,关系吾民生死存亡者至重且大,故特创立斯会,亟谋种种对付之方策。
李莲英、高道士诸贼,既为俄人所嗾使,重倡联俄之论,政府诸大老,竟为所动。王闻此消息,不啻得一绝好机会,乃与曾某、胡某、易某等日日会唔俄兵官、俄领事,商议其事(此事系近日之举动)。盖王夙以俄党著名(王前曾使俄国,与俄今皇有旧,赠王以头等宝星),故此次联俄,彼固自命有组成此事之资格也。
文章还向海内外华人揭露:“王之春又有联俄之举动”,呼吁革命志士起来,惩办此等卖国贼:“今罪魁即在上海,记者不才,今日之言责尽矣,敬拭目以观公等之对付此卖国者。”

与此同时,刘师培正与林獬加紧策划暗杀王之春的行动。
1902年林獬在上海参与发起成立中国教育会和爱国学社,1903年赴日本留学,在东京加入了拒俄义勇队和军国民教育会,同年底返回上海,与刘师培一起,参与组织对俄同志会,创办《俄事警闻》。认为“瓜分之祸,俄为戎首。”而为了挫败俄国独占东北三省的野心,并驱逐俄国侵略势力,全国民众进行了艰苦卓绝、不屈不挠的斗争,不少革命志士被关押、被追捕。王之春竟然于此时采取联俄的举动,妄图引狼入室,自然成为人人唾骂的卖国贼。加之他在安徽巡抚任上曾反对皖人商办芜屯铁路的建议,主张以路权为抵押,向法国贷款,致使路未筑成;在广西巡抚任上,又主张出卖路、矿权换取法兵帮助镇压会党起义;现又开始为俄国夺取粤权路权而奔走效劳,因此对于这样一个一再出卖民族利益的败类,刘师培、林獬决心仿效无政府主义者的暗杀手段,予以严惩。
无政府主义是从西方传入中国的。《警钟日报》发刊以后,甚为欣赏无政府主义,曾发表《俄国虚无党源流考》、《俄国自由朋友会》等文章,详尽介绍俄国虚无党的历史及其暗杀事迹。但要实行暗杀,须有周密的计划及具体执行暗杀行动的枪手。刘师培、林獬都不懂军事,不会用枪。自然不约而同地想到了章士钊和陈自新。
陈自新是上海青年学社的学生。1904年初,秦毓鎏、刘季平创办丽泽书院,不久更名青年学社,该社旨在培养革命人才,曾聘蔡元培为总教习,刘师培、林獬、章士钊等亦应聘执教。陈自新与刘师培是同乡,一见如故。接触中,刘了解到陈自新志在革命,胆量过人,尤其崇拜荆柯、聂政,愿听从调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正是行刺王之春的最佳人选。枪手选定后,刘师培、林獬又找章士钊谋划。章士钊1903年到上海,投身拒俄运动,为《苏报》主笔,与刘师培相识。他曾就读南京陆师学堂,学过军事,策划暗杀,非有章士钊参与不可。但章士钊正忙于华兴会事务,对陈自新的能力也不很相信。但禁不住刘师培、林獬一再劝说,只得应允,并介绍万福华加入行动。

万福华(1864—1919),又名绍武,安徽合肥人。早年赞同维新变法,后转向革命。1904年秋,与同乡吴春阳等在南京组织暗杀团,谋刺兵部侍郎铁良。因铁良奉旨南下检阅各省陆军,暗杀未成,转赴长沙参加华兴会举事,亦未成。转至上海,经吴春阳介绍,结识了章士钊。经章士钊引见,与刘师培、林獬、陈自新一拍即合,决定由陈自新、万福华具体执行暗杀。万福华谋刺铁良时,已备有手枪一枝,此枪未派上用场,性能优劣不得而知。刘师培、林獬深知手枪如性能差,必定误事。时章士钊新购一枪,于是献出。暗杀地点定在四马路金谷香番菜馆二楼,时间定于十月十三日(公历11月19日)。届时以安徽旅沪名绅吴葆初名义,下帖宴请,将王之春诱至菜馆。陈自新持新枪守候楼上,人至即动手,万福华持旧枪守候楼下,以防不测。

吴葆初(1869—1913),字君遂,又字彦复,安徽庐江人。父吴长庆,淮军提督,曾为袁世凯上司,于袁世凯多有提携。曾官刑部主事。1897年,胶澳事件发生以后,他上书议论朝政,但尚书刚毅不肯转呈,遂托病辞官,后寓居上海。1900年,唐才常开“国会”于上海英租界,他为十大干事之一。此后与革命党人多有交往,三次帮助章炳麟躲避清政府追捕。1902年,与蔡元培、蒋观云、黄宗仰、陈范、林獬等在上海发起创办爱国女校。王之春任安徽巡抚时,与吴葆初熟识。故刘师培、林獬选择吴葆初作为暗杀王之春的诱饵。
11月19日晚,王之春如约来到金谷香番菜馆二楼,陈自新佯充日本人,与王之春笔谈。王之春心生疑虑,起身下楼。万福华守候楼下,见状,快步上前,连开数枪,却不见枪响。原来急迫中忘记拨开保险,以至不能击发。巡捕赶到,逮捕了万福华。
王之春脱身回到新闸路寓所,令人致函租界当局,要求严惩杀手,穷究主名。捕房迅即出动,搜查《警钟日报》社,拘捕了主笔刘师培。《警钟日报》系拒俄运动的喉舌,众所瞩目。案发前一周,该报天天登广告、发社说、刊时评、揭要闻,揭露王之春联俄阴谋,明言王之春现在就在上海,公然吁请有志之士起来“对付此卖国者。自然成为捕房怀疑和搜捕的对象。审讯中,刘师培矢口否认,捕房拿不到证据,只得于次日放人。章士钊得知暗杀失手、万福华被捕,焦虑万分。探知万福华押于捕房,即于次日前往探视。捕房以嫌疑犯拘捕了章士钊,并以此为线索,搜查拘捕了黄兴、张继、薛大可、方表、苏鹏、周瑟铿、徐佛苏、赵世暄、汤重希、章勤士、郭人漳等11人。
黄兴等人其实与暗杀王之春事无关。1904年2月,黄兴、章士钊、张继、徐佛苏等在湖南长沙发起成立华兴会,密谋大举。秋,章士钊奉命在上海昌寿里、余庆里、梅福里等处租赁房屋,作为接待革命党人之用。11月初,华兴会起义事泄,党人纷纷走避上海,住进余庆里。刺杀王之春事起,万福华被拘捕,章士钊第一次处理这类事务,缺少经验,径直前往探视,自投罗网,捕房趁势搜查,在余庆里将黄兴等人扣留,搜出了制造炸弹的化学仪器、炼药炉灶,还从周瑟铿身上搜出了手枪。轰动上海滩的刺杀王之春案,因章士钊、黄兴等一批人的被拘押进一步扩大,事态更为严峻。
刘师培、林獬及各地革命党人、社会各界纷起营救。蔡锷赴江苏泰兴,找到暗中赞助革命的湘籍知县龙璋。龙璋筹集千金,行贿狱吏,并以知县身份向租界当局担保,请求放人。杨度则致电江西巡抚夏时,请夏时出面救助。这是由于被拘捕人员中的郭人漳系江西新军统领,赴沪公干,途遇旧友张继,应邀到余庆里寓所叙谈,一并被拘捕。日本东京留学生中的革命党人派刘颂虞携带捐款,回沪营救。有的官方人员,也多方庇护。如搜查余庆里时,一位华人书记将搜出的党人名册伪称为伙食账簿,即刻丢弃,掩盖了最紧要的证据。会审中,中方会审官员黄某问话力求简便,并称搜出的化学仪器、炼药炉灶等造炸弹所用的违禁物品难保不是逃脱者的,尽力抹煞证据。

经多方奔走,江西巡抚夏时致电上海道袁树勋,要求放人,袁树勋亲访英国总领事交涉。23日,即被拘捕后第三天,郭人漳获释,黄兴化名李寿芝,与赵世暄、汤重希冒充郭人漳随从,一同获释。周瑟铿是拘捕人员中唯一有物证的人,被判六个月监禁。万福华被判10年监禁,辛亥革命后出狱。张继、章士钊被拘40余日。其余以证据不足,无罪释放。参与暗杀行动的陈自新,当时走脱。后更名陈绍唐,投靠段祺瑞,堕落为政客。刺杀王之春案发后,《警钟日报》发表了大量报道和评论,其中较重要的有:
11月22日至29日,《刺客案记》;
1904年12月17日,《书万福华行刺事》;
15日,《论万福华事》;
21日,《万福华事》;
1905年1月2日,《专制淫威果安在耶》;
4日,《刺客记序》;
28日,《为万福华案敬告全国绅商》。
这些报道和评论大力褒扬万福华的爱国心和救时志向,说他“观察时变,知欧祸之将临,……日焦思,闻者多泣下。”游历四方,结交豪杰,“备询民间疾苦,矫然有澄清天下之志。”为了挽救危亡,颠覆清廷,他决心“以暗杀主义为诸志士倡。”以为“欧美革新,无不从暗杀起。今中国无其人也,有之,请自福华始。”《警钟日报》亦详尽介绍暗杀王之春细节:
十月十三日,君袖枪入金谷香,适王之春自楼下,君出枪于袖,垂发而机蔽。君手把之春袖,伤其指,历数其罪,谓足下昔借法兵,不自餍足,复作俄间谍,害我黎庶,福华将为天下复仇!之春惊,绝袖而起,挥仆从前进,以手共搏君。适华捕闻风至,君慷慨就捕,词色不少屈。

文章还以万福华暗杀事为例,鼓吹以暴力为革命手段,推翻清朝专制统治:
各国革命无不以暴动暗杀以起,而暗杀之影响尤大于暴动。国民暴动可制以兵力,若暗杀之活动为兵力所不及防。……反观之我国,则数千年以来,人民有暴动而无暗杀,故专制之政,积久未更。今万福华之举动,已开暗杀之先声,吾甚祝虚无党之早现于吾神州也。西人有言,二十世纪以降,专制政体必绝迹于地球,今观于暗杀主义之实行,而知西人之言果验矣。吾不禁拭目俟之。
1903至1905年间,因拒法、拒俄运动的相继爆发,义和团运动失败后一度沉寂的革命运动,开始兴起。刘师培和他的同志们,组织团体,创办刊物,集会演讲,著书撰文,揭露抨击,疾呼鼓吹。面对清政府的专制淫威,章炳麟从容就捕,万福华“色不少屈”,刘师培遭通缉追捕而初衷不改。他们以自己的奋斗和牺牲,唤醒了民众的良知和正义,激起了人们的奋争和赴难精神,促进了20世纪初中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运动的兴起,并为这场运动的高涨作了舆论上和组织上的准备。当年亲历其境的一些革命党人后来回忆,万福华暗杀王之春一案的影响时称,“诸同志气氛,大抵有同情而无责备。明明败局,翻见革命初程之蓬勃朝气,稳步向前。”。刘师培等人策划的暗杀案,“倡导了长江下游对于满清亡国君臣直接行动的先声,激发了一股革命青年杀身成仁的志气。”
对于这类暗杀行为,后人可能作出这样那样的评论,却不能不佩服刘师培过人的勇气和激进的革命态度。一个满腹经纶的世家子弟,一个从不知杀人流血为何物的文弱书生,能置利害生死于不顾,甘冒牢狱极刑的危险,义无反顾,挺身而出,策划了一起暗杀清室督抚大吏的行动。此事犹如晴天霹雳,震撼人心,向世人表明了革命党人倾覆清室的决心和视死如归的奋斗精神。刘师培的名字,伴随着他惊人的勇气和激进的革命精神,伴随着他的大量杰出的革命宣传作品,在革命党人中广为流传,在社会上赢得了极高的声誉。

赞(2)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刘氏族谱 » 刘师培与暗杀王之春案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有用就打赏赞助一下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