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刘氏宗亲
我们都是一家人

广西柳江拉堡太阳屯刘氏家族文革时期祭祖那些记忆

2013年4月5日柳江县拉堡镇太阳屯刘氏宗亲邀请我去参加他们家族的祭祖活动,我与宗亲们来到洛满古州村窑上屯,祭祖过后我要他们给我讲述他们家族在近百年里经历的重要事件。于是宗亲们打开了话闸。记录如下;

刘氏图腾


“回想在我们年轻时的70年代,1975年春节后太阳屯刘家要建造生产队的仓库,那年头队里不缺人力缺的是钱,沒钱就得想办法,于是通过熟人找到洛满的龙汉岭林场领导协商,以工換木料的方式換取木料,得到林场领导同意后就去龙汉岭林场砍木料和砍火路,队里派出二十个二十岁到三十岁的壮劳力座着火车从拉堡来到洛满。我们身上背着铺盖手里拿着砍刀和伐木工具在洛满下车后直向古洲村奔去。古洲村里难得一见的本家兄弟,二十多位兄弟们来到,大家都是钱没钱,要肉沒肉的,正在犯难,一会儿功夫不知他们从那找来两只大狗,有狗肉吃了,那天我们吃着鮮美的狗肉,喝着用木薯酿造的酒,心里美滋滋的,饭后到林场还有十多里路程算啥啊,走一会就到了,德生宗亲回忆着说。”
“龙汉岭林场规模并不大,在缺少森林资源的柳江县却受到重视,刘家人要为林场砍出两条各长500米宽4米的防火带才能換取建造仓库那十多立方米的杉木。伐木砍柴是最累最苦的活,一天能挣十二个工分。此时正时春分,春意正浓,我们干活时在山上顺摘上鲜笋和野菜将就着过日子,那时买一只狗才几块钱,吃狗肉成为我们最开心的事情。一天突发的山火不知怎样烧起来,我们被林场职工招集去灭火,那浓烟被十几里外的窑上刘子添刘子汾看到了,他俩挺着急,马上赶到林场看望我们,此时宗亲们相约完工后到窑上聚会。子贵宗亲回忆说。”

“完工的日子很快来到,他们来到窑上屯与宗亲们到了老祖宗凰仙公的墓前一看,林家人就在凰仙公坟前安葬林家祖先,那年头农村坟地沒分得清是谁的,反正是公家的谁用就是谁的。刘家没人敢公开阻拦他们这样在自己祖坟前葬地。只说了句你们这坟离我们老祖坟也太近了,日后,就因为这一句话竟招来柳江县革委驻思贤大队工作组的对太阳屯和窑上屯刘氏联宗祭祖活动进行打击。
原来林家有个二十岁的女儿林某是柳江县副县长,她刚好蹲点在思贤大队任工作组组长,此时她年轻气盛,威风凛凛,春风得意,听到家人报告太阳屯刘氏家族要在清明节去洛满祭祖,便抓住打击刘家的要害,那就是太阳屯刘家有地主和富农。刘家的黄叔婆成份便是个地主份子,刘子雄父亲在台湾是阶级异己份子,刘文庭是富农,窑上屯刘子忠是富农、他们首先被拿到大队受審。接着这些虽然是贫下中农的子贵、子青、子高、子钦、建明、燕忠、子仁,古洲村窑上屯的子添、子汾宗亲们一个接着一个被拿到工作组去问话,远在武宣县供销社工作的子超宗亲也被柳江县革委致函他的单位,要他回柳江来接受调查,查清刘氏家族联宗祭祖真相。村头高音喇叭播出县广播站关于严肃打击太阳屯联宗祭祖的新闻报导。此时此刻刘家人人心惶惶, 宗亲们谁都知道事关重大,那不能轻易认罪的。工作组才不怕他们痛他们死的,他们发动起来的群众有的是办法。那时流行一种最简单最实用的刑罚,搬来一条凳子,上面再架一条凳子,强令他们站上去,众人批判责骂,呼口号打倒。乘你不备,掌事的一脚把凳子蹬倒,挨斗的连人带凳子从高处栽下来,跌得惨重。经历过这种苦难的太阳屯刘氏家族宗亲们至今仍记忆尤新。”子康宗亲回忆说。

一个伟人在北京天安门城楼向世界宣告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与共和国一同诞生的汉子刘子雄,在内战激烈的岁月,国民党的残兵败将退逃时,因为父亲在国军当兵被迫跟着部队去了台湾。唯成份论给他家和他带来了无穷尽的灾难。在父亲去台湾儿子也有罪的年代,从他出身那一天起注定是个阶级斗争镇压的对象,那时上千的社员在县革委会驻思贤大队工作组的组织下,专门针对太阳屯刘氏和洛满窑上屯刘氏联宗祭祖问题作出阶级斗争认识教育召开批判大会,全副武装柯枪实弹的民兵把守着他们,他们上身被挂着一块写着联宗祭祖干将纸牌。用麻绳五花大梆地梱着跪在台上,与他一起跪着的黄叔婆背的牌上加上地主份子,富农份子刘文庭。台下全体刘氏家族与其他社员眼铮铮地看着工作组大队干部们带领群众一遍遍地喊着口号要狠很打击一切阶级敌人联宗祭祖,切底清算他们祭祖活动的行为。这还不算第二天把他们三人拉到进德乡去召开更大场面的批斗会,从那以后生产大队里的重活苦活都要他去做,不给工分,名曰劳动改造!这是宗亲们介绍子雄宗亲的经历。

“黄叔婆其实是个命苦的女人,她在1930年嫁到太阳屯刘家时,刘家才有几十人。在刘家生活了十多年竞沒为刘家传宗生育后代。丈夫便娶上第二任妻子,没几年二任妻子一连串就为刘家生了四个儿子,土改时黄叔婆与丈夫都被划为地主,到了1958年人民公社在集体饭堂也才一百来人。1975年人口达到二百多人了。几十年来的风风雨雨她见证刘氏家族人丁快速增长,当她听到家族的后生们在清明节去窑上联宗祭祀祖宗随口就说那祖坟风水好,好发人丁的。隔墙有耳这话传到工作组,阶级敌人在宣扬封建迷信,那还了得!这是阶级敌人在毒害年轻一代。因为讲了这句话,逼得黄叔婆走投无路、无处逃遁了。什么不三不四的人都可以朝她吐唾沫,甚至踹上一脚,一遍又一遍地把她当成社会渣滓任意蹂躏,把她折磨得猪狗不如,痛不欲生。 那时各种各样的五类分子帽子把太阳屯这帮刘家人拆腾个够。王大嫂回忆说”。

赞(3)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刘氏族谱 » 广西柳江拉堡太阳屯刘氏家族文革时期祭祖那些记忆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有用就打赏赞助一下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