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刘氏宗亲
我们都是一家人

战斧氏族 (小说):刘氏得姓始祖尧的儿子监明

大家都知道尧乃是黄帝的玄孙、帝喾的儿子。生于伊祁山,以居住地为姓,取名放勋。不过有人肯定要问他为什么不叫放勋而叫尧?我怎么知道呢?连专家都没考证出来。我估计多半是字。古人不都是有名有字么?人家尊称一般是说字的。

帝尧 尧帝


尧是个很有意思的人,据说他政治开明,治理部落很有方,而且创立了禅让制度,最后把位子让给了舜。其实我认为那时候的禅让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不存在私有制,就没有谁家比谁家富裕点,能拿出自己的私房钱来买通谁做什么,这个倒不必刻意去向往。嗯嗯,假如你是在想你们单位领导或者老总怎么怎么开明或者清廉的话,首先还是准备回原始社会过原始共产主义吧。

说到他的姓取自于伊祁,其实很正常,后来他还姓陶唐呢!他受封当部落首领就是在唐(今河北唐县一代),据说当时15岁。有人说是不是太小了,话又说回来,你要真去追究古代人的寿命极限到底是多少,皇帝活没活到100多岁,彭祖有没有活过整个周王朝?天知道啊!反正你我是多半活不到100多岁的。据说他做陶器做得有水平,领导了当时社会的一大潮流,大概因为制陶业比较发达,那么,在唐前面加个陶字,做姓氏也就正常了。

其实我们不妨想想,每个姓氏其实都是代表某个意义,或者是封地,或者是官位,或者是职业,或者是其它什么。反正没有人姓一些什么啊、哦。。。。。。等等的。

作为刘氏的大始祖,监明公,被分到了刘地。传说尧家有九个儿子,人口多了,地盘不够,肯定要派人出去自力更生,艰苦创业。怎么搞?任何时代任何王朝对这样的事情只有一中解决方式——抢钱!抢粮!抢地盘!

我们知道,刘字的本意是斧头,那是用来砍东西的,使用哪玩意儿非要有点力气不?监明要去的那个地方,搞不搞那里的人就是因为生产制作和使用“刘”用得相当好。我们可想而知,要到这个地方去发展多么不容易。然后咱们的老祖宗监明公就做到了,他肯定得做到,要是不能在刘这个地方立足。于是,在那么个日子,监明终于坐上了这个部落领导的位子。为了和部落过去的野蛮相分开,接受正统的主流文化,他一定是先给这个地方命个名字。他会把所有人叫到一起,说出他的想法:“你们不是用刘用得很好么?就叫刘吧!我父亲居住出生在伊祁山,所以先姓伊祁,现在又搬到唐这个地方姓唐了,那么我也就应该姓刘!我们这个部落姓刘,大家都姓刘。”所以,监明姓刘了,他的整个部落也姓刘了,而他的儿子永河出生之后,便是第一个生下来就姓刘的人。

说到这里,有时候我常常会对那些古代的画像感到好笑,说实话,凡是上古古人,仿佛都穿的是中古、乃至近古的服装,也不想想,那时候哪里有那么多蚕丝啊,布匹啊来做那么好的衣服。我想的是大不了,杀了些野兽剥皮就穿。于是,我常常会想到这样一个画面:监明公穿着兽皮的衣服,扛着把锋利的战斧,站在天地之间。

战斧氏族

尧、丹朱和监明

监明落汤鸡似的从雨幕中奔跑进城里,不忘和瞭望台的守卫扮个鬼脸,然后钻进尧的大帐里。

“这几日到哪里野去了?”尧正把自己刚烧制好的一个套罐举过头顶,在顶棚射下来的阳光下仔细地看。

“我去了刘一带。”监明取了张干兽皮,边擦身子边说。

“哦。”尧放下了罐子,然后坐在虎皮毯子上,说:“你去把你大哥叫来。我有话对你们兄弟说。”

“是。”

不大阵,哥俩来到父亲面前。

“你们俩最近都忙些什么?”尧问,没等哥俩回答,他指了一下丹朱:“你先说。”

“是,父亲。”丹朱说:“这些日子,孩儿按照父亲的意思拜访了联盟内的几个部落首领,向他们了解了一些下面的情况,也顺便了解了咱们联盟外的一些事情。”

“是么?他们怎么说?”尧眯了一下眼睛,然后看看帐顶。

“是,父亲。他们告诉孩儿,自从您当上联盟的首领之后,协调好了各部落的关系,使大家不再为点小事大打出手,又大力发展农业,大家仓里有了多的粮食,生活也过得比从前好了,都赞扬您的圣明。”

“联盟外呢?”尧接着问。

“您的圣明远播大河两岸,联盟外很多小部落也有意图加入您的帐下,听您的号令。”

尧点点头,瞬即又摇摇头。“你还是没有领会为父的意思。监明,你说。”

“我啊。我一个人跑去了刘那一带。”

“刘?弟弟,那可是个危险的地方啊。当年黄帝与蚩尤大战阪泉,他们刘地的人加入的是蚩尤方,而且个个一身蛮力,举起刘来杀人不眨眼,可伤了咱们华夏族不少人。直到现在他们还不肯归附于我们,时时骚扰我们的边界,此乃恶鬼之所,你怎么敢去哪里!”丹朱不禁叫起来。

“听他说完!”尧瞪了他一眼。

“是,父亲。”丹朱脸红了。

“我躲在他们部落附近的山坡上,偷偷看了他们三天。果然如传说中所言,他们的战士个个力大无比,列队扛着那沉重刘走起来地洞山摇。我亲眼看到几个人拿着一把刘几下就砍倒了一棵巨树,然后合力扛着走了大约10里路回了他们的营地。可见他们不但力大无比,而且制造武器的工艺也相当纯熟。他们不种植五谷,只以肉食为生,想必食物并不充足。。。。。。”

“你如何得知他们食物并不充足?”尧笑了。

“去年冬天我也曾去过一次,发现他们甚至开始食用从其他部落掠夺的人口。到最后没吃的了,便从自己部落的老弱下手。那场面。。。。。。”

丹朱皱了一下眉头,抑制住想吐的念头。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尧说:“我听老人们讲,很久以前,咱们华夏族还不知道种植五谷,如何储存食物的时候,也曾这么干过。不足为奇。你接着说。”

“他们一年下来没有什么结余,因此不可能与周围的部落贸易,所以生活就更苦了。实在不行了就靠着自己的武力去周边部落掠夺人口和粮食。周边的部落又打不过他们,只好偶尔上供给些食物给他们以换取暂时安宁。”

“父亲。孩儿恳请父亲派人去征讨他们,让他们周围的部落不再受其祸害。”丹朱道。

“呵呵。征讨完了又如何?人口呢?灭之?”尧紧紧地盯住丹朱的双眼。

“这。。。。。。”丹朱语塞了,不知说什么好。

“监明,你去了那么多次了。你说说你的看法。”

“孩儿喜欢这个部落的性格。”监明眼睛一亮。“我喜欢他们和野兽搏斗的样子和发出的吼声。孩儿想征服他们,为我们所用,为我们华夏开疆扩土。”

尧叹了口气:“难啊。”

三人都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尧打破了这宁静。“今天我叫你们兄弟来,主要是两个事情。一是听听你们最近的表现。二是前一段时间,部落召开了会议,谈了最近的周边形势。有人提出,说现在人口繁衍了,土地又有限,我们联盟的土地养不下那么多人了。是否考虑开疆僻壤,以减小土地的压力。其实我知道,这只是某些人的托词而已。联盟是靠个个部落结盟而建立起来的,我这个联盟首领也是大伙合力举荐才当上的。而你们,我的儿子们,一旦将来我被天帝召唤去了,以你们父亲的名望,在担任联盟首领的事情上,一定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一旦你们任何一个人当上联盟首领,谁能保证不只向着本部落而轻待其它部落呢?所以这只是一个借口罢了,他们想把你们分出去,远离中心。但是联盟走到这一步也不容易啊,如果我们公开叫板,他们就会联合起来搞我们,到时候。。。。。。”

“孩儿听父亲的话。父亲让孩儿如何孩儿就如何。”丹朱唯唯诺诺。

“窝囊!你什么时候能有自己的主见!”尧气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我之所以叫丹朱去调查联盟里的部落,和部落首领搞好关系,就是为了将来有人能为你说话,能让你有资格代替我的位子。”

“可是父亲,管理好联盟不是要靠仁政吗?哪个有仁德能服人心,就能被大家推举啊。”丹朱辩道。

尧这下真的生气了,抓起一根棍子使劲往丹朱身上抽,边抽边骂:“我生你个窝囊废有何用!”丹朱不敢回应,只得默默地忍受着父亲的责打,任眼泪如同河水一样流出来。监明不敢看父亲打哥哥,也不敢去拉父亲,他只是用手指在泥土上画着他印象里的武器刘。

尧终于打累了,扔下了棍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气。丹朱则趴在地上默默地擦眼泪。

“去给我倒杯水来!”尧继续喘着粗气叫到。

丹朱又擦了擦眼泪,站起来,去拿杯子。尧又吼起来:“滚一边去!不成器的东西!监明,你去!”

于是监明赶快去拿杯子,倒上水,恭恭敬敬地递给尧。尧咕咚咕咚喝了一通水,打了个嗝,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我也就看好你们兄弟二人了,一个懂礼,一个善武。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人要想立于不败之地,让所有人都听号令,礼和武好像就是两只手,所以必须得两手都要硬。你们的父亲我,光是用仁义就当上联盟的首领吗?你们太天真了。你们不知道我怎么从伊祁山那个地方来到这里,并当上部落联盟首领的。用头脑!你们的爷爷帝喾是首领不错,可是我并不是长子,没有资格继承首领的位置。我只能周旋与各地部落之间,一步一步地爬。是的我讲仁义,可是大家没有看到的是我如何在背后用武力胁迫让弱小部落屈服的。也因为我不是长子,我必须发展出自己的一套方式来面对大大小小的部落们,用和议制度来建立自己的威信。而这一切,都是为了能让我们的家族以后在整个华夏族里立于不败之地!”

丹朱哭了,这次不是因为痛疼,也不是因为委屈,而是他真正领会到了父亲的良苦用心。可是监明没有哭,他一声不吭地坐着。

尧看了他一眼,道:“我也知道你不是当联盟首领的料。你有自己的想法,这很好。但是你是否确认选择了自己的道路?”

监明说是的。

于是尧笑了。“如果你真想去征服那个地方。记得我刚才说的话,礼和武两手都要抓,才能服众。如果有那么一天,你哥哥和部落里别的首领因这个位子而起了争端,站在哪一边,你自己应该清楚。”

监明用力地点点头。

尧掏出了铜刀,让兄弟二人每人在自己的中指上割出血,然后滴进了杯子里,让他们一人一口喝下去。然后说:“你们的誓言就在这杯水里,融入你们的身体和精神中了。”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刘氏族谱 » 战斧氏族 (小说):刘氏得姓始祖尧的儿子监明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有用就打赏赞助一下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