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刘氏宗亲
我们都是一家人

湘南刘氏三塘:凫塘、白鹭塘、天塘

一、凫塘

凫塘是湘南永兴的一个村子,很美,很传奇。
春雨潇潇的时节,我走近了凫塘。偌大的一个村庄,居舍紧凑有序地排列在一起,火砖、青瓦、马头墙。古老而又新鲜。就是新做的小楼房屋,都必定是掩盖在鳞次栉比的古老山墙内。从村外看,就像一个沧桑千年的古村落。的确,这个村庄包容了新的因子,却又延续了旧的传承,显得特别的厚重与深邃。尽管它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村庄,就像它的先祖一样。

刘姓五星图像


村后是一片烟雨迷蒙的苍翠,山不高,茂盛的树木掩盖了小山的形状。那些翠绿就像是长在村子的头顶上。如果把村子比作一个古典女子的面容,那么,那些郁郁葱葱的树木就像是盘在头顶上的发髻与清晰可闻的双鬓。

哦,凫塘。单凭一个“凫”字就可让人浮想翩翩。我查了新华字典。里面关于“凫”的解释是:①野鸭,一种游禽;②浮水,游泳。古人的造字,本来就十分的神奇。这个“凫”字越看就越像是一只在水中游弋的野鸭。那么凫塘呢?应该就是有着许多野鸭在自由自在地游弋的一块天然的池塘。凫塘,该是一个多么天然、生态而富有水份和诗意的名字。大约一千年前,南宋南渡之际,一个叫刘富道的普通人从江西泰和县鹅颈塘来到郴州永兴,他的动机与目的现在都无法考据了,但他发了一个誓,这个誓言却让后人生出了无限的想像。他走呵走,走呵走,可能是累了,可能是渴了,可能是迷失了方向,也可能是随意找个理由让自己停下来。于是他发誓说:“我就这么乱七八糟地往前走,碰到第一口塘后就不再走了。就在那里住下来。”他干脆把自己的行程交给了不可捉摸的命运,就像一个赌徒。于是就有了流传千年的记载:“始祖富道公,自泰和宦游郴州,誓云逢塘则止,适遇金陵乡四都之凫塘,乐其风土,因家焉。”

他很幸运,他碰到了一千年前的凫塘。一千年后,池塘还在,就在村前的中心。麻石条砌边,梧桐垂岸,灰色的马头墙倒映在池水里摇曳多姿。塘很丰满,水意葱茏。没有经过的河流,估计是地下的泉水。塘,让这个古老的村落显得水光潋滟,生气盎然。就像丽人善睐的明眸。唯一遗憾的是,只是塘中已没了“凫”,没了那群游弋的野鸭。

沿着塘边一条仄仄的石板小道,我向居于村子中的第一栋房子走去。据说那是始祖富道公曾经居住过的地方。背靠祖山,开门见塘。剥落的砖墙,腐朽的木坊,古朴的窗棂,宽阔的天井。最幽深的那面后墙上,就供奉着富道公的牌位。这所房子显然早没有居住的价值了,但它是这个村落根源的象征。

在凫塘,我不单是只有那关于野鸭的浮想。有时,一个普通人所创造的历史或许比帝王将相更为久远、深刻。那些叱咤风云的风流人物,终归要消逝到历史的烟云里,再也找不到他那不凡的基因。而这个无意中发了一个誓,上帝便把他安排在凫塘的刘富道,却创造了一项巨大的人类工程。不但整个凫塘的人都姓刘,都是他的子孙;而且其后裔分布于永兴、桂阳、耒阳、郴州苏仙区一带,人口达十余万之多。凫塘,也因此繁衍出了上千个刘氏村落。作为一个男人,他实在是太成功了。

离开凫塘的时候,我无意中听到了一则传说。说凫塘的先祖与一个叫梅干的著名堪舆师非常要好,梅干看中了两块阴宅的风水宝地,一块为龙虎之穴,一块却恰似一个睡美人的阴部。梅干说,选择前者会出帝王将相,后者则普普通通。据说,凫塘的这位先祖就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安睡在那睡美人的生命之门里,不再醒来……

二、白鹭塘

白鹭塘是湘南的一个村庄。很诗意,很美丽。“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一听到这个名字,我就心动了。

村庄很辽阔,朴素的房屋紧密地靠在一座矮矮的小山脚下,呈月牙形,又像一个少妇温存的臂弯,深情地怀抱着村前中心处的一口水平如镜的池塘。这塘可能就是白鹭塘了。初春时节,池塘晶莹闪亮,水面活泼,像一个略显顽皮的孩子的明眸。水是从地下的泉眼中涌流而出的,在池塘里迂回萦绕着,然后从出口处漫进村前平整的田野,像乳汁一样滋润着一片片的葱绿。村中没见小河,可能白鹭塘就是她的水源。浣洗的村姑少女,踏着塘边的青石条临水而立,倩影依依,十分可人。

在白鹭塘边,一个穿着朴素,手臂里挎着一个古色古香的竹篮的中年男子疑惑地朝我们笑笑。他的装扮引起了我的好奇,也疑惑地朝他笑笑。微笑是全世界通用的语言,很快我们就拉近了距离。“君住湘之南,我居湘之北。同是湖南人,平生素未识。”我问:“这就是白鹭塘吗?”他说:“是呀,这就是白鹭塘呢。”“怎么没见到白鹭?”“或许以前有过吧,反正这地方就叫做白鹭塘。”我打量着前面的天空,辽阔而又宁静。“一行白鹭上青天。”那只是想像中的意境呵。那蔚蓝色的天底下,那绿茵如盖的田野上,久久地没有白鹭飞过。白鹭只是一段记忆,白鹭只是一个符号,白鹭是这个村落写在天空上的诗行呀!

我又问他挎着一个小竹篮去干嘛?他有些腼腆地笑笑,或许是我问得太古怪了罢。一个大男人,把一个精致的小竹篮挽在臂膊弯里,让我感觉到了这个村落的阴柔与奇异。他说:“去赶集呀,今天逢五呢。”哦,这个地方,还保留着每月的初五、十五、二十五赶集的习俗。然后,他热情地向我说起白鹭塘的故事来。

白鹭塘是一个很旧的村庄了,将近有一千年的历史。整个村子的人都姓刘,没有一户杂姓,从这个村庄开派出去的刘氏族人大约有八万余众,他们全都是“墨庄”刘式的后裔。关于“墨庄”,那是一个充满着人文与诗意的典故。他们的始祖刘式,是江西豫章袁州府新喻县擢秀乡获斜人。本为南唐进士,宋初官任刑部员外郎,为人酷好读书,藏书丰富。刘式死后,夫人陈氏召集诸子说:“你们的父亲为官清廉,死后没什么庄园田产,只有遗书数千卷传给你们,这可称之为‘墨庄’,希望你们在墨庄里辛勤耕耘,好好继承这份珍贵的祖业。”此后,刘式的五个儿子遵从母训,刻苦攻读,均学有所成。其后裔人才辈出。此事在当地民间和士大夫之间传为美谈,朱熹先生还为此写了一篇《墨庄记》。

墨庄,一个多么富于儒雅丰厚的字眼!白鹭,一种多么蕴含诗情画意的生灵。墨与白构成了这个村落最为特色的人文景观与生动色调。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一句诗来:“千卷墨庄传文脉,一行白鹭上青天”。我的目光穿过时空的尘埃,消融在白鹭塘的银光水色里。远入的山峦是那样圆润、流畅、柔和、充盈,像处子的乳房一样,在白鹭塘的天际线上连绵起伏,流动闪烁……

三、天塘

车子在湘南那片春意盎的土地上奔驰着,绕过一片碧绿的林子时,我不由自主地惊叫了一声:啊!马头墙,美丽的马头墙。“青砖小瓦马头墙,回廊挂落花格窗。梦里水乡芳绿野,玉谪伯虎慰苏杭。”

我们停了车,向村庄里走去。这是一个聚族而居的古老村落,房屋密集地拥挤在一起,所以才有那一片错落有致,黑白交辉,高低起伏,万马奔腾似的马头墙。马头墙又称风火墙或封火墙,指高于两山墙屋面的墙垣,也就是山墙的墙顶部分,因形状酷似马头,故称“马头墙”。它高出屋面,并循屋顶坡度迭落呈水平阶梯形,明朗素雅,层次分明;而不像一般所见的山墙,上面是等腰三角形,下面是长方形。据说,马头墙的设计主要是为了防火,但它给人的感觉却是那样的美丽。据说,这里的男子十二三岁便背井离乡踏上商路,马头墙是家人们望远盼归的物化象征。

村中的一两百岁的房子比比皆是。就像族中的长老一样,散居其中,凝聚着这个村落的历史。湘南民居,小巧古朴,面积不大,空间也非常紧凑。就是新做的小洋楼,也都尽量节约空间,收缩内敛,含蓄包容。在这些老房子里,有两点印象十分深刻:一是几乎每个窗户上方都有防雨罩,砖木叠涩出檐,佐以精致的砖雕镂刻,上盖小青瓦,漂亮极了。既可挡雨遮日,又有着极具美感的装饰功能。它还有一个极形象的名字,叫窗眉。窗是一所房子的眼睛,而它就是眉毛。那排列得细密齐整的小青瓦多么酷似湘南少女那弯漆黑优美的修眉呵!二是大门上方嵌镶在门楣上的一对门当。这种门当是一种圆形或菱形短柱,长一尺左右,与地面平行,与门楣垂直。有的制作十分精美,上刻有葵花、虬龙、荷花等图案。同行的朋友说,其实这东西应该叫做“户对”,门当是指大门前面的那两个石鼓。这“户对”为什么要用短圆柱形呢?因为它代表了男性的那个东东,反映出这里的人们生殖崇拜中重男丁的观念,意在祈求人气旺盛、香火永续。原来“门当户对”中还有这么深刻的学问。我不禁笑了起来。

我问村中的老人,这地方叫什么名字。老人说,这村子叫天塘,有四百多年的历史了,先祖是清康熙年间迁移过来的。哦,天塘!多么气势雄伟的名字。天塘应该是有塘的。我回过头来,才发现村前那一片浩荡的池水,而先前的目光是被那片马头墙吸引过去了。青石镶边,池水清澈,波光粼粼,倒映着起伏的马头墙,徘徊着天光云影,实在是美不胜收。这是一块滋润丰盈的土地。随便掘开一层地皮,便会现出盈盈的水来,就是像一个妙龄少女的肌肤。那塘里的水应该是从地底下升上来的,才那么生气勃勃,流动轻盈,耀人的眼,醉人的心。我不禁想起朱熹先生的一首小诗来:“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不过,这水的源头在地下,在村庄的深处,就像一个妇人的身体之水。难怪乎这地名要叫天塘了。饮用这天塘的水,就会变成天堂的人呐!

塘边有一棵大树,树身两人合抱不过,枝繁叶茂,郁郁苍苍。它有好几百年历史了,是天塘里最古老的居民,就像这个村落的先祖。无一例外,这个村子里的人全部姓刘,是同一个先祖繁衍下来的。至于在村外开基定居的族人就难以统计了。后来,我们的车子一路在田野、山丘与村落里穿过,司机说,这沿路几十里的村庄,全部姓刘,几乎没有杂姓。小姓小户在这个大宗族的势力范围内,如不改姓依附的话,一口唾沫就可以让他们飘浮起来。

赞(1)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刘氏族谱 » 湘南刘氏三塘:凫塘、白鹭塘、天塘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有用就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