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刘氏宗亲
我们都是一家人

唐节度使祠堂碑记

唐故兵部尚书、左仆射、特进、银青光禄大夫、上柱国、彭城郡开国公、镇南军节度使刘府君,讳汾,行第十四。其先世家彭城,汉楚元王交之裔。丰神魁杰,孝敬谦恭。素有大节,尝以忠义自许。皇考讳巨容,仕唐宣宗,历懿宗、僖宗,屡迁明州镇遏使。讨杀王郢,升山南东道节度使。大破黄巢于荆门。维仆射公初授兵部员外郎,咸通三年,徐军作乱,逐节度使温璋,以公为河南招讨使,同王式讨平之,迁兵部左侍郎。乾符二年,濮州人王仙芝作乱,冤句人黄巢应之。乾符四年,黄巢寇河南,围宋州。公与战,斩其前锋,贼遂败衂。五年,巢攻亳州,直抵城下。与战,贼败引退。六年十一月,巢趣襄阳。公会皇考巨容,合江西招讨史曹全晸,大破巢寇,斩俘十七八。贼东渡江,掠饶、信等州。

刘氏男生头像


广明元年,巢复渡江,陷东都,入关,陷京师,车驾幸蜀,巢入宫,称帝改元。以其伪将朱温屯东渭桥。中和元年,以公为京城四面游击招讨等使,同郑畋总督诸道兵。二月,巢将尚让、王播率众五万寇凤翔,公与郑畋、司马唐弘夫等大破其众于龙尾陂,斩首二万级,余寇东遁。寻朱温以华州降,赐名全忠。中和二年春,升公兵部尚书。八月,中书平章萧遘奏公之勋,诰转银青光禄大夫、团练讨击使、检校国子祭酒、兼御史大夫、上柱国、镇南军节度使。时镇南经巢三掠,加以孙儒猖獗,民不聊生。公一意抚恤,亲加劳问。简徭役,宽赋税,民赖以全。中和四年,尚让等降,巢寻伏诛。巢之乱十年,惟公屡立战功,茂绩元勋,为国之柱石。

景福二年十一月,御史大夫郑遐昌奏,诰转公特进、银青光禄大夫、尚书右仆射、右散骑常侍、右千牛卫上将军、上柱国,镇南军节度使,移镇信州。信之接境,乃闽浙之咽喉,吴楚之保障。镇之以静,边鄙无警。江西十州之民皆安堵,而公私富庶,几复承平之旧。天福元年九月,郑遐昌复奏,诰转特进、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尚书左仆射、左朝左厢兵马使、左散骑常侍、左千牛卫上将军、上柱国、镇南军节度使。是冬,公薨,赠中书令、彭城郡开国公。诸子奉柩葬属县弋阳之归仁乡旗鼓岭。立祠勒石于大邱桥,以为奉祀之所。信民德之,立庙于水南,尊称为仁惠大王,崇祀而不忘也。公弟讳逈,官迪功郎;讳迪,为鄱阳宰。惟公九室,郑氏、鲍氏、王氏,余详谱牒。子男十四,以汉字命名,冀绍先也。咸以克佐勤王之勋,荣膺宠爵。汉英,镇南军行营节度使;宁,建武军治军招讨使;兴、平,料粮判官;升、胜、明,州长史;从,州判官;彬,安抚使;吞,官饶州路判。宗、瑞、广、匡,皆潜德弗耀。于是诏以汉英为留后,英曰:方今朝廷天纪紊乱,进退庸将择焉?故诸昆弟咸以父忧辞去官。乃以江西观察使钟传来代,而将佐皆弃职。诸公欲拟沛还不果,遂家先墓前新陂里。居年既久,十四房之人众乃告家庙,各卜地而迁焉。辟地创居,爰立家庙奉先,以为岁时烝尝之所。额曰祠堂慎终思孝,永慕而不忘也。虽天各一方,其祠祭则攸同焉。今其嗣孙尤能继志述事,良由孝诚之至也。矧惟仆射公之竭忠勤王,笃志匡辅,信以睦边,仁以怀众,威勇而却敌,盛德被生民,盖贞合于中,义行于外也。宜乎庙貌斯存,刻石永表。

并系之以辞曰:
刘处彭城,本自楚元。世食爵土,尚睦宗亲。
两汉而下,代显文孙。迄唐巨容,提符统军。
剪除王郢,破军荆门。伪齐犯阙,车驾蜀巡。
凶悖酷惨,浊乱中原。仆射总师,载战载陈。
剿攘凤翔,讨降巢温。诸道勤王,巨寇恧奔。
方伯始此,天王旷尊。我公藩镇,发政施仁。
时虽板荡,竭忠诚臣。志惟匡复,靖邦安民。
开国承家,倬焉元勋。汉英金玉,佐耀天兵。
祖孙三世,崇德褒旌。公奄骑箕,埋玉信陵。
数备礼祭,宗庙式成。丰公盛烈,勒碑刻铭。
信民怀惠,庙祠王称。皇纲弛张,朱梁纂奸。
藩镇交扰,还沛梗艰。遂乐信土,受廛其间。
子孙诜诜,既富既繁。大宗承禋,各择宽闲。
钦惟诸汉,各迁一方。宅居胜概,抱道养望。
慎终追远,建兹祠堂。惟曾祖考,时享蒸尝。
牲酒丰洁,黍稷馨香。肩臑胉骼,笾铏庶将。
有孚颙若,来格洋洋。登降受胙,福祉穰穰。
孝孙启敬,永慕不忘。惟公忠君,惟孙孝祖。
非本曷思,瞻依有所。常事加严,岂其靡监。
崇化导民,振今耀古。名山大川,千年巩固。
绵绵瓜瓞,愈炽愈昌。庆泽裕衍,福禄无疆。
爰志斯铭,地久天长。

宋开宝八年十月之吉 国子博士王昭素撰

散文《赐镇南军节度使刘鄩诏》
作者:唐代朱友贞
阃外之事,全付将军。河朔诸州,一旦沦没,劳师弊旅,患难日滋,退保河蠕,久无斗志。昨东面诸侯,奏章来上,皆言仓储已竭,飞鞔不充,于役之人,每遭擒掳。夙宵轸念,惕惧盈怀。将军与国同休,当思良画。如闻寇敌,兵数不多,宜设机权,以时翦扑。则予之负荷,无累先人。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刘氏族谱 » 唐节度使祠堂碑记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有用就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