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刘氏宗亲
我们都是一家人

刘氏传说典故:石狮口老妪夜审

忽然传来几声狗叫,接着一点亮光朝这边慢慢移来。走到近处,刘凤诰才看清楚,来者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婆婆。他一手提着一盏桐油灯,一手提着竹筒饭盒,蹒跚着来到关刘凤诰的石屋前。她在窗口望着刘凤诰说:“后生家,浸了半天冷水,又关了半天黑房,想必肚子饥了,先吃碗饭吧!”刘凤诰见老婆婆慈眉善目,似无恶意,便道:“请问婆婆,这是什么地方,我那同伴关在哪里?是什么人把我们捉来的?”老婆婆咧开没了门牙的嘴,“嘿嘿”“你先吃饭吧!人是铁,饭是钢,吃了饭,咱还有事要问你哩!”刘凤诰心想: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能听她的了。于是接过饭盒,扒那竹筒里的饭来吃。

刘的剪纸


刘凤诰一会儿就把一竹筒饭吃光。啧啧嘴,品品味,觉得那饭里似拌了火腿肉,还真香呢。于是火气便小了些,问道:“现在你可将实情告诉我了吧!”
老婆婆把脸一沉,道:“是我来问你,还是你来问我?真是冒名堂。”刘凤诰只得忍住火气,说:“好吧,你问吧!”老婆婆道:“你那同伴叫乾老爷,是也不是?”刘凤诰暗暗好笑:皇上也真挺得住,还没说实话。于是点头道:“是。他怎么样了?”老婆婆把眼一瞪,道:“看,看,你又来了!你放心吧,那乾老爷正在我家睡觉哩。”
刘凤诰心头一块石头落地,便一屁股坐在一张木凳上,说:“我那同伴没事就好,不然你们就闯大祸了。”刘凤诰坐了下去,老婆婆看他不见,便问:“啥祸呢?我怎么看不见?”刘凤诰便大声说:“打开门来,不就看见了!”老婆婆道:“咦,你后生家火气还挺大呢!开门就开门,我还怕你走了不成。”说罢,“咔嚓”一声响,锁开了,门也就开了。老婆婆便挪步进屋,将桐油灯放在一张小桌子上,两眼瞪着刘凤诰,问:“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刘凤诰?”
刘凤诰大吃一惊:站了起来,问:“你怎么知道?”老婆婆点了点头,说:“如此说来,就没抓错!”刘凤诰大奇:“我什么时候犯着你们了?”老婆婆哼了一声,问道:“你考中进士,皇上点了你探花,是也不是?”刘凤诰连连点头。老太婆道:“你做了翰林院的大官,就变了心,不要原来的相好了,是也不是?”
刘凤诰一听,恍然大悟:原来是金桂银桂抓我。得到银桂讯息,刘凤诰大喜过望,连忙跳了起来,捉住老婆婆双手,颤声说:“银桂在这里?”老婆婆把手一甩,沉脸道:“你先说,是也不是?”刘凤诰大摇其头,说:“非也!非也!我没变心,是皇上留住了我,不让我回来,因而耽误久了。”老婆婆疑心又起:“皇上为啥留着你不放?是不是招你做附马?”刘凤诰又连连摇头:“不是做附马,是想留我在身边说说话,解解闷。”老婆婆又问:“皇上身边有这么多漂亮妹子,还解啥闷?”刘凤诰苦笑道:“有些闷是女人没法解的!你不懂!”老婆婆想想,觉得似乎有理,就嘿嘿地笑了起来。忽然她又想起了话头,问:“这么说来你没讨老婆?那么跟你们一路走的漂亮妹子是谁的老婆?”刘凤诰又好气又好笑,不过按农村人的心理推想:一个未婚女子是不会跟几个男人出远门的。要么是其中一人的老婆,要么是其中一人的妹妹。论年纪,乾隆和木隆尔都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只有刘凤诰和那妹子相般配,怪不得银桂要起疑心。刘凤诰想到这一层,便又高兴又心酸起来:小心眼儿的银桂在吃醋呢!但怎么解释呢?只好撒谎:“是咱们乾老爷的老婆。有钱人家不是讨小吗?咱们乾老爷家这样的小老婆,还有十几个呢!”心中想:皇上的老婆要全计算起来,可有几百几千呢!
老婆婆歪着头想想也对,便又问道:“你真没变心?”刘凤诰道:“没变!没变!就是没变!”老婆婆便伸出手,道:“拿来!”刘凤诰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连忙解开内衣,从怀里掏出一方手帕来,展开一看,上面绣有一枝开得正浓的桂花。老婆婆将手帕拿在灯下照照,放在鼻前闻闻,然后抿嘴一笑,将手帕塞还给他,自言自语:“是这帕子,没错,没错!”刘凤诰心头一块石头落地,便问:“银桂在哪里?你快领我去见她!”老婆婆道:“你急什么?收拾东西跟我来!”老婆婆说完抬脚就走。那黑狗欢快地叫了一声,窜到前边引路。刘凤诰也没什么东西可收拾,只是重新藏好手帕,跟着老婆婆和黑狗,走出石屋来。
转了两道弯,来到一座土屋前,老婆婆上前敲了三下门,“吱”的一声大门开了,一老汉探出头来问道:“都问清楚了?”老婆婆点了点头。于是老汉将刘凤诰引进厅屋,老婆婆进厨房内一会儿,便端出茶来,请刘凤诰用茶。
刘凤诰问起其中原委。原来此户人家姓王,是李老将军的亲戚。李将军是一介武夫,却十分看重文人。那年见女儿带回刘凤诰的题诗折扇,知是定情之物。随后又亲自见到刘凤诰少年英俊,甚是喜欢。两年过去,不见刘家来提亲,李将军还劝女儿要耐心等待。不料祸从天降,这一年李将军忽染重疾,不治身亡。银桂兄妹二人送父上山之后,便四处打听刘凤诰的消息。有人说:刘凤诰中了举人。银桂便欢喜得晚上睡不着觉。可是又不见人来提亲,银桂便要省城去找。金桂拖住妹子,说:“人家还要去京城考进士哩,你就再等两三年吧。”银桂想想也对,便耐着性子在家等。三年过去了,有人说:“刘凤诰中了进士,点了探花。”银桂欢喜得差点疯了。于是天天立在家门口等啊,等啊。岂知360多个日日夜夜过去,还是不见刘家来提亲。于是又有人说:“刘凤诰在京城招了附马。听到这消息,银桂无论如何等不下去了。他匆匆收拾一下行李,要千里迢迢去京城寻情郎。哥哥金桂放心不下,便随同妹子一同出了门。金桂、银桂兄妹一路上忍饥挨饿、霜餐露宿,好不容易来到京城,银桂却一病不起。求医抓药,看看病好,银两早已用光。到官府去问探花刘凤诰的消息,却说不知去向。兄妹俩只好一路卖唱,赚点盘缠,回到芦溪来。这天晚上,银桂在同春楼唱《十月里望郎》,正伤心时,忽见一富商来调戏自己,便又怒又急,抽出防身匕首,将其制住。万料不到,这富商身后竟走出自己日思夜想的情郎。看来他早已回家了,却没来提亲,而是跟着富商游山玩水。这一气当真非同小可,差点晕倒。这时又来了两名武功高手,哥哥抵挡不住,情急之下,只得跳河逃走。兄妹跳河之后并未走远,发现刘凤诰等人是去武功山,便一路跟了下来,在龙王潭使计,终于将冤家刘凤诰捉住,抬到庄上来,请王老汉夫妇帮忙问话。王老汉夫妇都是热心人,且又有亲戚的情份,便一口应承下来。老婆婆在屋中问话,兄妹俩在隔壁听得清清楚楚。这一下银桂却又喜又忧,喜的是情郎没有变心,忧的是如此捉郎夜审,大大失了刘郎面子,不知是否能够见谅?再者,刘郎有官不做,穿着便服回来,不知是什么意思?还有他那同伴雍容华贵,不怒自威,不知是何来头?……这些问题都还未弄清楚。看来一时也弄不清,今夜只能暂且避开,待以后找机会再问吧。主意已定,当老太婆引刘凤诰走出石屋之时,兄妹俩便溜之大吉了。
王家请李小姐出来见面时,当然请不到。王老汉便好言相劝,刘凤诰怏怏不乐,和衣而寝。第二天刘 凤诰醒来时,天已大亮,来到院中,见乾隆爷正在院中打太极拳。原来金桂银桂并不想捉乾隆,只因他俩靠得太紧,顺便捉了来。解开绳索后,兄妹俩一面赔礼道歉,一面帮其换洗衣服,又弄来好酒好肉招待。只弄得乾隆云里雾里,不知所以。一见刘凤诰,便追问其中原委。刘凤诰再不敢隐瞒,一五一十全告诉了乾隆。乾隆听完一愣:那俊妹子原来是刘凤诰的未过门媳妇,心里便酸酸的,说不出是啥味道。想想这妹子对刘凤诰如此痴情,性格又如此泼辣,不禁又哈哈大笑说:“你有这么个利害的老婆,今后可有好果子吃?!”刘凤诰连忙赔罪:“臣罪该万死,连累皇上受了许多惊吓!”乾隆道:“不知者不怪罪,你进去看看,早饭弄好了没有?咱们吃了早饭好上路。”刘凤诰连忙称是,跑进厨房去看,那王氏一家都在忙:有的在杀鸡,有的在缸里捞鱼;老太太已切下一块红精精的火腿肉放到水里在洗。刘凤诰见状,连忙说:“不要这么客气。”那王老汉却将刘凤诰拖了出来,说:“刘老爷能到寒舍来做客,这是我们王家的福份。不然的话,请都请不到哟。”刘凤诰无法,只得随王老汉来到厅堂。只见正厅高桌子上已摆好文房四宝和两张裁好的红纸。王老汉满脸堆笑,说:“萍乡人都晓得刘凤诰老爷作得好诗对,今天刘老爷到了寒舍,无论如何要请刘老爷留下宝墨,以作纪念。”刘凤诰便将眼光望向乾隆。乾隆笑而不语,刘凤诰无法,只得提起笔来,略一沉思,写下一幅对联:
“禀道毓德,讲艺徵养;
积学储宝,酌理富才。”
下面题上“金门刘凤诰”

赞(1)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刘氏族谱 » 刘氏传说典故:石狮口老妪夜审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有用就打赏赞助一下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